当前位置:首页 > 人才工作

浙江援疆人才楼兵干:库尔勒果农口中的“香梨女神”是怎么“炼”成的?


2022年08月01日 10:31:50 来源:省委组织部(省委“两新”工委、省公务员局) 记者 滕一韬


作为浙江大学派出的援疆人才,通过有效的枝枯病防治技术对当地产量一度腰斩的香梨产业力挽狂澜,楼兵干更为库尔勒果农所熟知的称呼便是“香梨女神”了。前几日,恰逢楼兵干从塔里木大学到库尔勒,记者便跟随“香梨女神”一同前往,对她的工作进行了亲历式采访。

一张桌,几张床便是落脚点

一个馕,半个西瓜便是一整天

从2019年开启援疆工作以来,阿拉尔与库尔勒之间的两地飞行办公便成了楼兵干的常态。因此,在库尔勒,当地政府为楼老师和学生们安排了一处住所。

“这张照片是果农们把枝枯病防治住了,丰收喜悦的场景;这张照片是我几个浙江大学的研究生在库尔勒跟着我没日没夜地进行试验调查后,我第一次带他们去铁门关景区玩,他们高兴坏了,一下子蹦得老高……”,在楼老师的住所里,一整面的照片墙,她如数家珍,一张一张地介绍起来。

记者环顾四周发现,一张书桌,几张简易的床便成了楼老师与学生们的每天在田间地头奔走调查后回来撰写报告和休息的地方。楼兵干告诉记者,其实这样的条件足够了。“这里就是一个歇脚的地方。更多时候主要泡在实验室、温室、果园,带上水,一个馕和半个西瓜,一直到天黑才回来。”

“楼老师基本上早上9点就到果园了,每一排果树她都会仔细看过去。每天下来2万步是家常便饭。到了住所,再把当天的数据进行汇总记录,就到了夜里1、2点了。”楼兵干团队的骨干成员刘朋飞说道,“生怕农户们做不到位,农户修剪病枝,她就站在边上看,农户喷药,她就跟在拖拉机后面走。”正是十几年脚踏实地潜心研究的结果,让楼老师变身“火眼金睛”的神医,“每到一个果园,她总能马上找出问题。果农有没有用对药,有没有正确修剪,防治措施为什么没有见效,楼老师一看就知道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援疆至今开展实验达上千次

来到巴州农业科学研究院的综合实验中心,楼兵干熟练地穿上工作服,开始指导起学生的药剂实验。据了解,这项工作从2019年楼兵干抵疆后就持续进行着。

彼时,为了尽快控制住库尔勒香梨枝枯病的蔓延之势,楼兵干承担枝枯病化学防控技术研究与示范工作,2019年楼老师就带领团队对50余种药剂进行400余组对比试验,筛选出5种安全、防治效果好的药剂,以及在关键防控时期使用的安全有效、性价比高的最佳3组药剂组合。为了明确药剂的各种性能、筛选出更多的有效药剂、不断优化用药方案,到目前,楼老师带领团队持续进行药剂对比试验已经进行了上千组。

“哝,这组药剂试验一眼便能看出效果是最好的。”在温室里,楼老师指着成排的盆栽杜梨苗的一列,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她告诉记者,在实验室筛选出有效药剂后,下一步就会到温室在杜梨苗上开展对枝枯病的预防效果和治疗效果的对比试验,同时测定药剂的安全性、有效浓度和持效期,然后到果园进行药剂对枝枯病防控效果对比试验。这无疑为药剂进一步更大范围的应用和推广提供技术支撑,也为延缓抗药性的产生提供创新性的成果。

“看,这里就是当时指定给我们的病情相当严重的一个果园,从2020年开始进行试验,现在是香梨病害综合防控的示范园。”从当初的衰败,到现在郁郁葱葱,楼兵干心中感慨万千。

“关键时期用对药,深度修剪很重要”

“既要防住病,还要实现香梨产业可持续发展”

正是楼兵干援疆期间日复一日的坚持,沉下心来搞研究、不厌其烦地传授技术,最终赢得了库尔勒市政府和广大果农们的信赖。回忆起楼老师初来库尔勒的情形,巴州库尔勒市林草局局长张义智至今记忆犹新。

“2017年10月,枯枝病突然在库尔勒香梨园内爆发,一眼望过去像火烧过一样,80%的园子都遭了殃。2018年专家当时也是来了一批又一批,还是一筹莫展。”张义智告诉记者,因为一直记挂着库尔勒香梨的病情,2019年楼老师主动申请援疆,带着技术赶来了。“自始至终,楼老师都坚定地告诉大家,这个病是可防可控的,给了当时近乎绝望的我们一剂强心针。”

为了让果农们尽快掌握方法,楼兵干还提炼出了一句好记的防治要领——“关键时期用对药,深度修剪很重要。”即在梨树初花期和落花期要选择安全高效的药剂进行防治,病枯枝必须在病斑以下30-50厘米处剪除。

经过楼老师的一系列科学防治,目前库尔勒香梨病株率仅在0.3-0.5%。“楼老师就是我们大家的‘香梨女神’,她为我们守住了库尔勒40多万亩的香梨产业。” 张义智说。“从快速地控制住库尔勒香梨的枝枯病,现如今,依托楼老师的技术,我们既要防住病,还要进一步推动香梨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从“差点伐掉”到“重回生机”

果农们心中的“大救星”、“大恩人”

在库尔勒的人和农场内,车子还没停稳,果农廖继明、黄健便迎了上来。“果子挂的满满的,也没看到什么病枝了。”楼兵干一边在果园里查看香梨病害,一边高兴地和他们交谈。

与现在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完全不同的是,2017年至2018年这里一度面临毁园的境地。“说是大恩人,大救星,一点也不夸张。”廖继明告诉记者,2019年见到楼老师的第一面,他绝望地问道,“果园是不是保不住要全砍掉了?”“不砍,可以治!”楼兵干简单的一句话救下了整片果园。这之后,有着139位承包户的人和农场成为了第一个接受楼老师系统培训的企业。随着香梨长势好转,枝枯病病情下降,产量回升,曾经一度放弃果园外出打工的果农们又回来了。

而像人和农场这样,从开始治病再到每年的回访楼兵干都亲力亲为的地方还有许多。“楼老师,您又来了!”第二师铁门关市29团园14连的职工李震打趣地说道。原来,从2019年开始,楼兵干每年起码要来个七八回,今年这已经是她第五次来看他家的果园了。

和妻子一起种植香梨,李震这一种,就是16年。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家里赖以生存的68亩梨园会差点被枝枯病摧毁。“2018年最严重的时候真是病急乱投医了,用了各种药,还不管用, 200元一天的工价雇上7、8个工人修剪病枝,干上十天都剪不完。那时候就想着完了,娃娃的学费也要交不起了。”就在夫妻俩都束手无策的时候,楼兵干带上技术方案来到了李震家。“楼老师手把手地教我怎么用药,怎么深度修剪病枝,不光是每亩地的防治成本从原先的1000多块降到了100多块,病枝也基本没有了,我自己一个人修修剪剪完全足够了。”李震告诉记者,不光是防治成本大大下降、枝枯病防控效果也显著提升,全家的收入也不愁了。

把论文写在新疆大地上

更把爱和技术留在了各族百姓家

长袖长裤、帽子口罩,在常人眼里,楼老师的这一身日常打扮显得十分普通甚至有些朴素,然而在库尔勒果农眼中,楼兵干俨然就是他们心中的大明星。

在一次香梨展销会上,仅仅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楼兵干还是被果农们一下子认出来了。“楼老师您来了,楼老师您来了!我家的梨好吃您尝尝,我家的梨今年好得很!”大家一拥而上,把楼兵干团团围住。甚至在这次采访途中,路边卖西瓜的果农也一眼认出了楼老师,坚持不肯收瓜钱。“我请大家吃瓜!我家里也种了香梨,听过楼老师的培训,真的很感谢楼老师!”

“最开始走到地里,满眼都是伐树的景象,听到的全是锯树的声音,果农在田间抽着闷烟,无声的哭泣,再到如今大家脸上的笑容,一切都很值得。”楼兵干告诉记者,每当行走在果园里,真切地感受到科学技术给老百姓带来的幸福感,内心的快乐和充实感是不可比拟的。

原本计划今年4月结束援疆,正值关键的梨树花期,楼兵干却并没有收拾行李,而是又一头扎到果园里为果农进行枝枯病防控技术指导,这一扎又是大半年。在她的心里,始终放不下这里的梨树,放不下这里的梨农。“来援疆从来没有后悔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是楼兵干在与记者交谈中说的最多的两句话。眼下,她正积极参与筹备浙江大学南疆创新研究院的建立。“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到西部来,加入到‘科技援疆’的队伍中。”

“我援疆的目的和初心就是让果树长的健壮,让香梨成为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致富果。”一个简单的信念贯穿了楼兵干三年多的援疆路,她把论文写在了新疆大地上,更把爱和技术留在了各族百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