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要闻快递

数字化改革须具备三种能力

2021年07月12日 12:53:31 来源:浙江日报 董波 编辑 潘如龙 章忻

  浙江以数字化改革对省域治理的体制机制、组织架构、方式流程、手段工具进行全方位、系统性重塑。从具体工作来看,全面推进数字化改革须具备以下三种能力:

  一是数据治理能力。从微观层面来看,数据是数字化改革的基本要素,是搭建整座大厦的砖瓦。数据治理能力,主要体现在能否实现“数据流”的自动采集,能否推动数据的共享开放,能否保障数据安全。

  在数据采集上,要增强抓取数据“流”的能力,让数据能多源汇聚、自动采集、实时呈现。一方面在自身工作流程上预先设计,使得各运行环节的数据能自动沉淀归集,形成结构化数据;另一方面借“新基建”之势合理配置智能感知设备,建立聪慧高效的感知网实现数据自动采集。在数据开放共享上,政府部门与各主体可通过签订研发协议等多种形式,积极探索“政-政”数据共享、“政-企”数据开放等渠道和模式。在数据安全上,一方面要加强制度建设,实施分层分级的权限管理,强化数据循环的全过程在线监管,建立相应的风险防控体系;另一方面要大胆探索区块链加密等技术,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安全。

  二是系统建设能力。从中观层面而言,系统是数字化改革的主要载体,是实现数字赋能、制度重塑的支柱与纽带。提高系统建设能力,必须掌握“大中台”战略、V字模型方法、工程控制思维。

  “大中台”战略即建立一个资源整合、能力沉淀的技术平台,对前端应用高效协同,避免多部门多业务并行中的重复建设。在数字化改革推进过程中,采用V字模型方法,一方面是化整为零,将大系统分解为各个核心组件,另一方面拼装组合,将核心业务功能模块搭建成跨部门多业务协同的应用项目。工程控制论是控制论的一个分支。将工程控制论运用于数字化改革,是要建立任务清单动态管理、协同执行等机制,形成纵向贯通、横向协调、执行有力的高效执行链。

  三是业务架构能力。从宏观层面把握,业务架构是数字化改革的总蓝图,主要解决方向问题和动力问题。提升业务架构能力,关键要善于挖掘需求、善于整合资源、善于倒逼改革。

  在业务架构时要善于挖掘需求,建设一个具备实战实效的数字系统,责任主体必须担负起“业务总架构师”的职责,梳理高频事项和高权重事项清单,打造一批群众喜闻乐见的应用场景。在业务架构时要善于整合资源,贯彻多元共治理念。因为数字化改革贯穿党的领导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全过程,涉及党政机关内部运行机制,党政机关与社会、企业的制度链接,企业间与社会多元主体间的沟通机制等全方位、系统性的重塑。在业务架构时还要牢记改革牵引,以新一代信息技术来反馈复杂系统运行信息,找到并打通阻碍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的卡口与堵点,最终实现整体智治,在更高层次更高水平上容纳、释放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积极因素。

  全面推进数字化改革是浙江新发展阶段全面深化改革的总抓手。我们须牢记初心使命,站稳人民立场,进一步聚焦数字化改革目标,持续推动我省数字化改革取得重大标志性成果。




分享到:
0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53157号-5

浙江组织工作网

数字化改革须具备三种能力

2021年07月12日 12:53:31 来源:浙江日报 董波 编辑 潘如龙 章忻

  浙江以数字化改革对省域治理的体制机制、组织架构、方式流程、手段工具进行全方位、系统性重塑。从具体工作来看,全面推进数字化改革须具备以下三种能力:

  一是数据治理能力。从微观层面来看,数据是数字化改革的基本要素,是搭建整座大厦的砖瓦。数据治理能力,主要体现在能否实现“数据流”的自动采集,能否推动数据的共享开放,能否保障数据安全。

  在数据采集上,要增强抓取数据“流”的能力,让数据能多源汇聚、自动采集、实时呈现。一方面在自身工作流程上预先设计,使得各运行环节的数据能自动沉淀归集,形成结构化数据;另一方面借“新基建”之势合理配置智能感知设备,建立聪慧高效的感知网实现数据自动采集。在数据开放共享上,政府部门与各主体可通过签订研发协议等多种形式,积极探索“政-政”数据共享、“政-企”数据开放等渠道和模式。在数据安全上,一方面要加强制度建设,实施分层分级的权限管理,强化数据循环的全过程在线监管,建立相应的风险防控体系;另一方面要大胆探索区块链加密等技术,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安全。

  二是系统建设能力。从中观层面而言,系统是数字化改革的主要载体,是实现数字赋能、制度重塑的支柱与纽带。提高系统建设能力,必须掌握“大中台”战略、V字模型方法、工程控制思维。

  “大中台”战略即建立一个资源整合、能力沉淀的技术平台,对前端应用高效协同,避免多部门多业务并行中的重复建设。在数字化改革推进过程中,采用V字模型方法,一方面是化整为零,将大系统分解为各个核心组件,另一方面拼装组合,将核心业务功能模块搭建成跨部门多业务协同的应用项目。工程控制论是控制论的一个分支。将工程控制论运用于数字化改革,是要建立任务清单动态管理、协同执行等机制,形成纵向贯通、横向协调、执行有力的高效执行链。

  三是业务架构能力。从宏观层面把握,业务架构是数字化改革的总蓝图,主要解决方向问题和动力问题。提升业务架构能力,关键要善于挖掘需求、善于整合资源、善于倒逼改革。

  在业务架构时要善于挖掘需求,建设一个具备实战实效的数字系统,责任主体必须担负起“业务总架构师”的职责,梳理高频事项和高权重事项清单,打造一批群众喜闻乐见的应用场景。在业务架构时要善于整合资源,贯彻多元共治理念。因为数字化改革贯穿党的领导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全过程,涉及党政机关内部运行机制,党政机关与社会、企业的制度链接,企业间与社会多元主体间的沟通机制等全方位、系统性的重塑。在业务架构时还要牢记改革牵引,以新一代信息技术来反馈复杂系统运行信息,找到并打通阻碍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的卡口与堵点,最终实现整体智治,在更高层次更高水平上容纳、释放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积极因素。

  全面推进数字化改革是浙江新发展阶段全面深化改革的总抓手。我们须牢记初心使命,站稳人民立场,进一步聚焦数字化改革目标,持续推动我省数字化改革取得重大标志性成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