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地市动态

“一点皮外伤,睡一觉就不痛了!”开化林山有个“拼命三娘”

2020年02月18日 13:57:43 来源:开化新闻网

“老徐,现在还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村里各项工作千万不能放松。”2月14日10点多,在林山乡姜坞村,村监委主任徐宏秀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脸上有些擦伤的乡组织委员张雯随之出现。徐宏秀没想到张雯会在这时候来,因为前一天的翻车事故,张雯本应该在家休息几天。

2月13日凌晨3点多,张雯从林山乡利平村撩车坝卡点值完夜班返乡,由于雾气很大、路面湿滑,再加上已连续工作19小时有些疲惫,张雯在距离乡政府1.5公里的转弯处不慎撞上路边山体导致翻车。“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安全气囊全部弹出,车窗都碎了,手机和眼镜也找不到了。”四周漆黑一片,张雯奋力从车窗钻出来,花了10分钟一路小跑到乡政府呼喊值班同事救助。

“车子四脚朝天的……”回想起事故现场,林山乡国土所工作人员余飞仍然心有余悸,“我们到的时候她头发披散着,脸色苍白,脸上有明显的血迹和伤痕,问她有没有受伤也不说话,就是摇摇头。”同事们立即将她送到医院检查,所幸只是头部轻微撞击导致的擦伤和淤青。当领导同事得知情况,劝她好好休息几天,额头淤青、脸颊擦伤的张雯却说:“没事儿,就一点皮外伤,睡了一觉不痛了。”当天晚上,她又出现在了办公室里。而因为害怕家人担心,张雯并没有将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父母。

从1月26日(正月初二)以来,张雯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没有休息过一天,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我的工作强度和医生、警察比起来不算什么。”白天,她穿梭在各个村里,组织发动无职党员参与战“疫”,她说自己是一名“战地小记者”,手机里全是这段时间记录的瞬间,却找不到一张自己的身影。

作为姜坞村的联村团长,张雯一有空就到村里和村干部一起宣传劝导,也曾因为批评村干部劝导牌局不力被村干部诘难,但她不为所动,拿起问责武器,有效捍卫了疫情防控的原则底线,赢得了村干部们的尊重。期间,她还参与24小时通宵卡点值守5次,诧源、撩车坝卡点值守10余天。一顶帐篷,一盆炭火,就能坚守一夜。

张雯是林山乡唯一一个值夜班的女干部,常常三四天回不了家,更不能像其他家长一样辅导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很多时候只能通过贴在床头的小纸条交流,这让她觉得很愧疚。“妈妈你今天能不能早点回家陪我?”每次在电话中听见孩子的声音,张雯就忍不住有些难过。“妈妈是共产党员,等我们打赢这场仗再回家多陪陪你!”张雯跟孩子说。




分享到:
0
一周新闻排行榜
人事任免
公告公示
党史在线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浙江组织工作网

“一点皮外伤,睡一觉就不痛了!”开化林山有个“拼命三娘”

2020年02月18日 13:57:43 来源:开化新闻网

“老徐,现在还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村里各项工作千万不能放松。”2月14日10点多,在林山乡姜坞村,村监委主任徐宏秀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脸上有些擦伤的乡组织委员张雯随之出现。徐宏秀没想到张雯会在这时候来,因为前一天的翻车事故,张雯本应该在家休息几天。

2月13日凌晨3点多,张雯从林山乡利平村撩车坝卡点值完夜班返乡,由于雾气很大、路面湿滑,再加上已连续工作19小时有些疲惫,张雯在距离乡政府1.5公里的转弯处不慎撞上路边山体导致翻车。“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安全气囊全部弹出,车窗都碎了,手机和眼镜也找不到了。”四周漆黑一片,张雯奋力从车窗钻出来,花了10分钟一路小跑到乡政府呼喊值班同事救助。

“车子四脚朝天的……”回想起事故现场,林山乡国土所工作人员余飞仍然心有余悸,“我们到的时候她头发披散着,脸色苍白,脸上有明显的血迹和伤痕,问她有没有受伤也不说话,就是摇摇头。”同事们立即将她送到医院检查,所幸只是头部轻微撞击导致的擦伤和淤青。当领导同事得知情况,劝她好好休息几天,额头淤青、脸颊擦伤的张雯却说:“没事儿,就一点皮外伤,睡了一觉不痛了。”当天晚上,她又出现在了办公室里。而因为害怕家人担心,张雯并没有将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父母。

从1月26日(正月初二)以来,张雯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没有休息过一天,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我的工作强度和医生、警察比起来不算什么。”白天,她穿梭在各个村里,组织发动无职党员参与战“疫”,她说自己是一名“战地小记者”,手机里全是这段时间记录的瞬间,却找不到一张自己的身影。

作为姜坞村的联村团长,张雯一有空就到村里和村干部一起宣传劝导,也曾因为批评村干部劝导牌局不力被村干部诘难,但她不为所动,拿起问责武器,有效捍卫了疫情防控的原则底线,赢得了村干部们的尊重。期间,她还参与24小时通宵卡点值守5次,诧源、撩车坝卡点值守10余天。一顶帐篷,一盆炭火,就能坚守一夜。

张雯是林山乡唯一一个值夜班的女干部,常常三四天回不了家,更不能像其他家长一样辅导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很多时候只能通过贴在床头的小纸条交流,这让她觉得很愧疚。“妈妈你今天能不能早点回家陪我?”每次在电话中听见孩子的声音,张雯就忍不住有些难过。“妈妈是共产党员,等我们打赢这场仗再回家多陪陪你!”张雯跟孩子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