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要闻快递

浙江这26县的县委书记、县长 最近为啥忙这些事?

2020年12月29日 10:41:46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黄宏

=0.jpg

近段时间,“26县”被浙江省领导频频提到。

在浙江,“26县”特指衢州、丽水两市的所辖县(市、区),以及淳安、永嘉、平阳、苍南、文成、泰顺、武义、磐安、三门、天台、仙居等26个山区县。

省委书记袁家军在丽水调研时,专门主持召开过新时代推进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座谈会;省长郑栅洁在省管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集中轮训班上又专门提起。

《浙江省委关于制定浙江“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更是提到,在“十四五”期间,将促使山海协作取得新的重大成效,城乡区域发展协调性进一步增强,省域一体化发展格局基本形成。

推动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是浙江省域一体化的重点所在、现代化建设的潜力所在。那么,这26县的书记、县长,最近在做些什么?

先从第一个方面说起:绿色发展。

省委书记袁家军在新时代推进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提出了这26县要重点抓住的四个关键发力点,其中第一点就是要更加注重拓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近段时间,在其它场合,多位省领导也不断强调这方面的工作。

只要经过梳理,就会发现:近段时间,这26县的县委书记、县长,在相关讲话和活动中,提到频次最多,可能就是这方面内容了。

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非常重要。它于去年9月29日正式设立,建设范围包括淳安县全域,肩负着打造生态更优、发展更好、生活更幸福的美丽浙江大花园样本地等使命,对生态环境良好且相对落后地区实现跨越式发展,具有示范带动意义。

12月10日,杭州市委常委会还专门在淳安召开会议,主题就是研究如何推进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建设。淳安县也相当努力,出了很多“新招”,像怎么推动绿色发展新业态村发展,除了旅游业之外,还要打造水产业、大健康产业和金融产业等。

实实在在出招外,还有体制创新。

cs.jpg

开化县委书记鲁霞光近期有了个新兼职:县委生态文明建设委员会主任。这个委员会的职责是在开化生态文明建设达到一定高度水平情况下,推动开化县生态建设向更高水平、更高质量、更高目标去“进军”。

绿色发展,还要更加注重融入新发展格局,更加注重系统性增强内生动力。怎么找到地方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子,自然也是一县主政者要考虑的内容。

在新时代推进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省委书记袁家军要求加快打造现代交通,着力提升中心城市规模能级,优化城乡格局。

12月22日,浙江举行了全省“县县通高速”集中通车暨“十四五”综合交通重大项目开工仪式。集中开工的20个公路、水运项目,总投资1014亿。这个仪式上,很多县委书记、县长都出席了。

在这方面,位于浙南的苍南、平阳、龙港表现得尤为明显,正在上演着“三城记”。

12月2日,在当地四套班子领导的见证下,杭深铁路苍南站新站房正式启用。它既是全国规模最大、也是始发车列最多的县级高铁站,辐射人口多达400万。

平阳也在大手笔投入:目前虽仅有3个高速互通,但加上在建和准备建的,数量就达到了11个;还把并非县城所在地的鳌江站更名为平阳站。

背后的直接原因是:涵盖龙港市、苍南县城、平阳县城等在内的1市10镇鳌江流域平原城镇群,正在打造温州大都市区南部副中心,还要成为温州南部交通枢纽中心。

为了增强力量,苍南和龙港的党政领导近期还加强了联系,约定在功能布局、产业导向等方面进行协同合作,共同打造温州大都市区南部副中心。

这背后还有历史原因:三地本是一家,上世纪八十年代时,苍南从老平阳县析出,去年龙港又撤镇设市,再从苍南析出。

三十多年前,苍南县城灵溪镇是浙南闽北的交通枢纽,老78省道、灵炎线连接于灵溪,当时温州地区主要通道104国道也途经于此;当时在交通方面,能与灵溪镇并称的,则是鳌江镇。这两个镇后来都发展起来了。

交通枢纽地位可以让更多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随之流入,并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经济优势。这一点,这三地的人们都记忆犹新。

hucs.jpg

一江之隔的鳌江和龙港

发展交通方面,还有别出心裁的地方:三门。

12月22日,在县委书记、县长李昌明的见证下,“鲜甜号”水陆两栖型飞机降落在当地金鳞湖水域。

这只是第一步,三门县希望通过发展水上通用航空,使三门县在浙江东部沿海乃至长三角打造水上通航运营运输基地,与上海金山等水上机场互联互通成为水上通航网络的一个重要节点。

“要想富,先修路。”毕竟只有交通顺畅了,后续才会有做大产业,提高居民收入,推动生态价值转化,促进当地居民增收等一场场大戏。

充分利用当地优势,加快当地发展,这26县中的很多县委书记、县长都为此绞尽脑汁。

比如说武义县,它周围有个很独特的“邻居”:永康。这两个地方地缘相近、人缘相亲,因此过去十几年,武义县不断努力,扩大和永康的合作。

近段时间,武义和永康这种传统关系再次得到深化,包括两地书记在内的党政领导再次举行联席会议,商讨怎么进行下一步合作,还签署了乡村振兴共建协议。

深度挖掘本地资源,从而争取做大,也是一招。近段时间,永嘉县委书记王彩莲在推一件事:结合旅游业和网购,做大永嘉麦饼产业。很多措施正在推行中:制订麦饼制作卫生安全标准,探索制订永嘉麦饼标准工艺,注册“永嘉麦饼”地理标志,谋划制作统一服装、桌牌、菜单等标牌标识,加快打造永嘉麦饼区域品牌形象……

从这些县委书记、县长们近期的动作,应该不难看出:他们正在把握新的机遇窗口期,谋划构建新发展格局。相信随着这些行动的进一步推进,加上方方面面一起形成合力,这26县将迎来高质量跨越式发展,为浙江全省发展注入新的更大增量。




分享到:
0
一周新闻排行榜
人事任免
公告公示
党史在线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53157号

浙江组织工作网

浙江这26县的县委书记、县长 最近为啥忙这些事?

2020年12月29日 10:41:46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黄宏

=0.jpg

近段时间,“26县”被浙江省领导频频提到。

在浙江,“26县”特指衢州、丽水两市的所辖县(市、区),以及淳安、永嘉、平阳、苍南、文成、泰顺、武义、磐安、三门、天台、仙居等26个山区县。

省委书记袁家军在丽水调研时,专门主持召开过新时代推进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座谈会;省长郑栅洁在省管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集中轮训班上又专门提起。

《浙江省委关于制定浙江“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更是提到,在“十四五”期间,将促使山海协作取得新的重大成效,城乡区域发展协调性进一步增强,省域一体化发展格局基本形成。

推动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是浙江省域一体化的重点所在、现代化建设的潜力所在。那么,这26县的书记、县长,最近在做些什么?

先从第一个方面说起:绿色发展。

省委书记袁家军在新时代推进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提出了这26县要重点抓住的四个关键发力点,其中第一点就是要更加注重拓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近段时间,在其它场合,多位省领导也不断强调这方面的工作。

只要经过梳理,就会发现:近段时间,这26县的县委书记、县长,在相关讲话和活动中,提到频次最多,可能就是这方面内容了。

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非常重要。它于去年9月29日正式设立,建设范围包括淳安县全域,肩负着打造生态更优、发展更好、生活更幸福的美丽浙江大花园样本地等使命,对生态环境良好且相对落后地区实现跨越式发展,具有示范带动意义。

12月10日,杭州市委常委会还专门在淳安召开会议,主题就是研究如何推进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建设。淳安县也相当努力,出了很多“新招”,像怎么推动绿色发展新业态村发展,除了旅游业之外,还要打造水产业、大健康产业和金融产业等。

实实在在出招外,还有体制创新。

cs.jpg

开化县委书记鲁霞光近期有了个新兼职:县委生态文明建设委员会主任。这个委员会的职责是在开化生态文明建设达到一定高度水平情况下,推动开化县生态建设向更高水平、更高质量、更高目标去“进军”。

绿色发展,还要更加注重融入新发展格局,更加注重系统性增强内生动力。怎么找到地方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子,自然也是一县主政者要考虑的内容。

在新时代推进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省委书记袁家军要求加快打造现代交通,着力提升中心城市规模能级,优化城乡格局。

12月22日,浙江举行了全省“县县通高速”集中通车暨“十四五”综合交通重大项目开工仪式。集中开工的20个公路、水运项目,总投资1014亿。这个仪式上,很多县委书记、县长都出席了。

在这方面,位于浙南的苍南、平阳、龙港表现得尤为明显,正在上演着“三城记”。

12月2日,在当地四套班子领导的见证下,杭深铁路苍南站新站房正式启用。它既是全国规模最大、也是始发车列最多的县级高铁站,辐射人口多达400万。

平阳也在大手笔投入:目前虽仅有3个高速互通,但加上在建和准备建的,数量就达到了11个;还把并非县城所在地的鳌江站更名为平阳站。

背后的直接原因是:涵盖龙港市、苍南县城、平阳县城等在内的1市10镇鳌江流域平原城镇群,正在打造温州大都市区南部副中心,还要成为温州南部交通枢纽中心。

为了增强力量,苍南和龙港的党政领导近期还加强了联系,约定在功能布局、产业导向等方面进行协同合作,共同打造温州大都市区南部副中心。

这背后还有历史原因:三地本是一家,上世纪八十年代时,苍南从老平阳县析出,去年龙港又撤镇设市,再从苍南析出。

三十多年前,苍南县城灵溪镇是浙南闽北的交通枢纽,老78省道、灵炎线连接于灵溪,当时温州地区主要通道104国道也途经于此;当时在交通方面,能与灵溪镇并称的,则是鳌江镇。这两个镇后来都发展起来了。

交通枢纽地位可以让更多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随之流入,并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经济优势。这一点,这三地的人们都记忆犹新。

hucs.jpg

一江之隔的鳌江和龙港

发展交通方面,还有别出心裁的地方:三门。

12月22日,在县委书记、县长李昌明的见证下,“鲜甜号”水陆两栖型飞机降落在当地金鳞湖水域。

这只是第一步,三门县希望通过发展水上通用航空,使三门县在浙江东部沿海乃至长三角打造水上通航运营运输基地,与上海金山等水上机场互联互通成为水上通航网络的一个重要节点。

“要想富,先修路。”毕竟只有交通顺畅了,后续才会有做大产业,提高居民收入,推动生态价值转化,促进当地居民增收等一场场大戏。

充分利用当地优势,加快当地发展,这26县中的很多县委书记、县长都为此绞尽脑汁。

比如说武义县,它周围有个很独特的“邻居”:永康。这两个地方地缘相近、人缘相亲,因此过去十几年,武义县不断努力,扩大和永康的合作。

近段时间,武义和永康这种传统关系再次得到深化,包括两地书记在内的党政领导再次举行联席会议,商讨怎么进行下一步合作,还签署了乡村振兴共建协议。

深度挖掘本地资源,从而争取做大,也是一招。近段时间,永嘉县委书记王彩莲在推一件事:结合旅游业和网购,做大永嘉麦饼产业。很多措施正在推行中:制订麦饼制作卫生安全标准,探索制订永嘉麦饼标准工艺,注册“永嘉麦饼”地理标志,谋划制作统一服装、桌牌、菜单等标牌标识,加快打造永嘉麦饼区域品牌形象……

从这些县委书记、县长们近期的动作,应该不难看出:他们正在把握新的机遇窗口期,谋划构建新发展格局。相信随着这些行动的进一步推进,加上方方面面一起形成合力,这26县将迎来高质量跨越式发展,为浙江全省发展注入新的更大增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