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要闻快递

用制度固化优势 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

2020年10月16日 15:57:01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新阶段新发展,新实践新课题。9月10日,省委书记袁家军在省委党校秋季学期开学典礼上提出,要认真思考和回答新阶段对我们提出的10大新课题,其中第三项课题是:省域治理“四梁八柱”制度基本成型后,如何加快从“事”到“制”和“治”的转变,用制度固化优势,并转化为治理效能?

近日,本报邀请有关省直部门负责人、地方负责人、专家学者代表,以这一课题为主题,畅谈新阶段如何推进省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奋力打造“重要窗口”。

从国家治理到省域治理,应该如何理解“四梁八柱”制度?

“‘四梁八柱’的说法,来源于中国古代的一种传统建筑结构,这里主要指改革的基本框架。”在郎友兴看来,在国家层面,这个框架的内容,既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也包括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13个显著优势”,以及从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等13个方面作出的新的制度安排。

眼下,我省正在忠实践行“八八战略”、奋力打造“重要窗口”。在国家制度体系的大框架下,省委先后提出省域治理“六大体系”,建设“重要窗口”10个方面和13项重大标志性成果,特别是袁家军书记提出的新阶段10大新课题和10张高分报表,“其中蕴含的制度内容,就是省域治理制度的‘四梁八柱’。”董继鸿表示,“这一系列制度安排都是在‘八八战略’指引下完成的,所以说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建设‘重要窗口’,本质上是忠实践行‘八八战略’的延续和升华。”

一个结构合理、系统完备、科学规范的省域治理体系基本形成后,如何实现从“事”到“制”和“治”的转变?

长期从事社会治理研究的郎友兴认为,要实现这样的转变,关键是制度建设。治理效果的优劣,根本上取决于制度是否科学和完善。制度的完善和发展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要在加强制度建设的基础上,推动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为此,他建议从解决群众关心的具体问题着手,举一反三,做到处理“一类事”、解决“一批问题”,“只有突出制度建设主线,强化制度执行,才能切实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

对此,郑建忠深有同感。龙港是全国第一个新型“镇改市”。去年以来,他和龙港干部群众在这个新设市的基层治理结构、机制和重心下沉方面作了一系列探索。“从基层的角度来看,‘事’是群众身边事、急难愁盼的事;‘制’是基层治理的制度和机制;‘治’是实现基层高效治理,实现基层治理现代化。一年多来的工作让我意识到,只有创新基层治理机制,办好群众身边事,才能实现高效能的治理,推动高效服务开展在基层、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和谐稳定创建在基层。”他说。

董继鸿将“事”“制”“治”视作省域治理的一个系统。他认为,“事”是这个系统的主体,“制”是系统内在的连接,“治”是系统的目标。省域治理系统又嵌套着许多分系统、子系统。

董继鸿认为,系统向着目标前进的过程,就是“事”“制”“治”螺旋式迭代升级的过程。“随着整体政府的治理合力不断加强,我们的治理效能持续提高,治理的效率和公平得以实现。”他认为,治理能力是在发现短板中提升的,“省域治理系统在和国内国际最先进指标的比较中,针对市场、社会反馈的问题,不断发现差距、反馈问题,推动部门职能、干部能力、信息系统迭代升级。”因此,省域治理从“事”到“制”和“治”转变,就是采取系统的思维,运用整体智治的方式,让省域治理系统高效、有序地运转起来,做到政府有为、市场有效、社会有序,最终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社会高效能治理、群众高品质生活的治理目标。

在省域治理的具体实践中,我们应当如何用制度固化优势,并转化为治理效能?

去年,我省大力推进“一件事”改革,从企业需求侧出发,围绕企业全生命周期梳理形成首批优化营商环境17件“一件事”,提升企业办事效率。“这就是按照V字模型要求,科学厘清‘事’的逻辑。”董继鸿以营商环境子系统为例,阐述了我省通过制度建设提升营商环境治理效能的整个过程,“在制度供给上,建立指标体系、工作体系、政策体系、考核体系,完善优化营商环境的工作机制和制度体系;同时特别注重‘数字赋能’,加快数字化平台化集成应用,拓展场景化的多业务协同应用,使治理更加精准、服务更加高效。”

打造营商环境最优省,是我省奋力打造“重要窗口”、“推动更深层次改革、激发新活力,交出改革高分报表”的重要内容之一。近年来,我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优化营商环境,包括实施优化营商环境“10+N”行动、推进企业全生命周期“一件事”改革、开展营商环境试评价工作、制定《浙江省民营企业发展促进条例》、大力推进“网上办”“掌上办”等。董继鸿表示,接下来,我省将对照世界一流标准和企业期盼,不断迭代升级各项制度机制和举措手段,推动营商环境朝着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目标不断逼近。

撤镇设市一年来,龙港这座打着深深改革烙印的新兴城市,正以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为基层治理现代化孕育无限可能。郑建忠介绍,一年多时间里,龙港锚定“大部制、扁平化、低成本、高效率”改革导向,形成了十项重大标志性成果,具体包括:“一套班子”管社区,取消乡镇层级,102个村居全部“村改社区”;“一枚印章”管审批,将原本分散在各个部门的行政许可审批服务事项集中到行政审批局;“一支队伍”管执法,开展综合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省级试点;“一张清单”转职能,将政府部分职能转移给符合条件的行业协会、社会组织;“一张智网”管全域,率先实现全域5G网络全覆盖;“一种模式”管人口,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等。

“我们将全面推动整体智治、数字赋能、改革破题、创新引领,构筑改革框架体系,推动改革落细落小落实。”郑建忠说,龙港将继续探索新型城市治理模式,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治理体系。




分享到:
0
一周新闻排行榜
人事任免
公告公示
党史在线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53157号

浙江组织工作网

用制度固化优势 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

2020年10月16日 15:57:01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新阶段新发展,新实践新课题。9月10日,省委书记袁家军在省委党校秋季学期开学典礼上提出,要认真思考和回答新阶段对我们提出的10大新课题,其中第三项课题是:省域治理“四梁八柱”制度基本成型后,如何加快从“事”到“制”和“治”的转变,用制度固化优势,并转化为治理效能?

近日,本报邀请有关省直部门负责人、地方负责人、专家学者代表,以这一课题为主题,畅谈新阶段如何推进省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奋力打造“重要窗口”。

从国家治理到省域治理,应该如何理解“四梁八柱”制度?

“‘四梁八柱’的说法,来源于中国古代的一种传统建筑结构,这里主要指改革的基本框架。”在郎友兴看来,在国家层面,这个框架的内容,既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也包括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13个显著优势”,以及从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等13个方面作出的新的制度安排。

眼下,我省正在忠实践行“八八战略”、奋力打造“重要窗口”。在国家制度体系的大框架下,省委先后提出省域治理“六大体系”,建设“重要窗口”10个方面和13项重大标志性成果,特别是袁家军书记提出的新阶段10大新课题和10张高分报表,“其中蕴含的制度内容,就是省域治理制度的‘四梁八柱’。”董继鸿表示,“这一系列制度安排都是在‘八八战略’指引下完成的,所以说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建设‘重要窗口’,本质上是忠实践行‘八八战略’的延续和升华。”

一个结构合理、系统完备、科学规范的省域治理体系基本形成后,如何实现从“事”到“制”和“治”的转变?

长期从事社会治理研究的郎友兴认为,要实现这样的转变,关键是制度建设。治理效果的优劣,根本上取决于制度是否科学和完善。制度的完善和发展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要在加强制度建设的基础上,推动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为此,他建议从解决群众关心的具体问题着手,举一反三,做到处理“一类事”、解决“一批问题”,“只有突出制度建设主线,强化制度执行,才能切实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

对此,郑建忠深有同感。龙港是全国第一个新型“镇改市”。去年以来,他和龙港干部群众在这个新设市的基层治理结构、机制和重心下沉方面作了一系列探索。“从基层的角度来看,‘事’是群众身边事、急难愁盼的事;‘制’是基层治理的制度和机制;‘治’是实现基层高效治理,实现基层治理现代化。一年多来的工作让我意识到,只有创新基层治理机制,办好群众身边事,才能实现高效能的治理,推动高效服务开展在基层、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和谐稳定创建在基层。”他说。

董继鸿将“事”“制”“治”视作省域治理的一个系统。他认为,“事”是这个系统的主体,“制”是系统内在的连接,“治”是系统的目标。省域治理系统又嵌套着许多分系统、子系统。

董继鸿认为,系统向着目标前进的过程,就是“事”“制”“治”螺旋式迭代升级的过程。“随着整体政府的治理合力不断加强,我们的治理效能持续提高,治理的效率和公平得以实现。”他认为,治理能力是在发现短板中提升的,“省域治理系统在和国内国际最先进指标的比较中,针对市场、社会反馈的问题,不断发现差距、反馈问题,推动部门职能、干部能力、信息系统迭代升级。”因此,省域治理从“事”到“制”和“治”转变,就是采取系统的思维,运用整体智治的方式,让省域治理系统高效、有序地运转起来,做到政府有为、市场有效、社会有序,最终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社会高效能治理、群众高品质生活的治理目标。

在省域治理的具体实践中,我们应当如何用制度固化优势,并转化为治理效能?

去年,我省大力推进“一件事”改革,从企业需求侧出发,围绕企业全生命周期梳理形成首批优化营商环境17件“一件事”,提升企业办事效率。“这就是按照V字模型要求,科学厘清‘事’的逻辑。”董继鸿以营商环境子系统为例,阐述了我省通过制度建设提升营商环境治理效能的整个过程,“在制度供给上,建立指标体系、工作体系、政策体系、考核体系,完善优化营商环境的工作机制和制度体系;同时特别注重‘数字赋能’,加快数字化平台化集成应用,拓展场景化的多业务协同应用,使治理更加精准、服务更加高效。”

打造营商环境最优省,是我省奋力打造“重要窗口”、“推动更深层次改革、激发新活力,交出改革高分报表”的重要内容之一。近年来,我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优化营商环境,包括实施优化营商环境“10+N”行动、推进企业全生命周期“一件事”改革、开展营商环境试评价工作、制定《浙江省民营企业发展促进条例》、大力推进“网上办”“掌上办”等。董继鸿表示,接下来,我省将对照世界一流标准和企业期盼,不断迭代升级各项制度机制和举措手段,推动营商环境朝着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目标不断逼近。

撤镇设市一年来,龙港这座打着深深改革烙印的新兴城市,正以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为基层治理现代化孕育无限可能。郑建忠介绍,一年多时间里,龙港锚定“大部制、扁平化、低成本、高效率”改革导向,形成了十项重大标志性成果,具体包括:“一套班子”管社区,取消乡镇层级,102个村居全部“村改社区”;“一枚印章”管审批,将原本分散在各个部门的行政许可审批服务事项集中到行政审批局;“一支队伍”管执法,开展综合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省级试点;“一张清单”转职能,将政府部分职能转移给符合条件的行业协会、社会组织;“一张智网”管全域,率先实现全域5G网络全覆盖;“一种模式”管人口,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等。

“我们将全面推动整体智治、数字赋能、改革破题、创新引领,构筑改革框架体系,推动改革落细落小落实。”郑建忠说,龙港将继续探索新型城市治理模式,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治理体系。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