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党史在线

张浩:受尽酷刑 把监狱当作第二战场

2018年07月05日 10:09:16 来源:辽宁日报 高爽

  日本警察对张浩的问讯笔录。

  辽宁高等法院对陈子真的刑事判决书(部分)。

  张浩湖北黄冈人,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最早的工人党员和工人运动领导人之一。 1942年3月,张浩在延安病逝。安葬的那一天,毛主席亲自为他抬棺下葬,并题写挽词:“忠心为国,虽死犹生”。同日,延安《新华日报》发表悼念文章,称张浩同志为职工运动领袖。

  核心提示

  辽宁省档案馆收藏着一份刑事案件资料,是上世纪30年代初的法院庭审笔录和判决书。案件的“主犯”名叫陈子真,起诉书中认为他是“以反革命为目的,组织团体或集会,执行重要事务者”,法院最后判决“有期徒刑五年”。

  陈子真何许人也?他所组织的团体和集会又是什么?这份档案揭开了辽宁革命史上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突显一位共产党员对党、对人民的忠诚和担当。

  开栏语

  6月30日,新时代辽宁精神表述语公布。“长子情怀、忠诚担当、创新实干、奋斗自强”,这是伟大民族精神的生动体现,是辽宁在近百年的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进程中用无数英雄、模范人物的鲜血和汗水凝聚而成的宝贵财富。

  在辽宁省档案馆收藏的大量档案资料中,我们无数次地读到了信念的力量、大爱的胸怀、忘我的精神、进取的锐气,这些正是新时代辽宁精神最初的文化基因。为此,我们特邀辽宁省档案馆的专家推荐了一批最能体现这种精神传承的资料和故事,希望它们能够有助于我们深刻理解新时代辽宁精神,为今天辽宁的发展提供更强大的文化自信,为前行助力。

  推荐语

  他用一生诠释“忠诚担当”

  □许桂清

  1942年3月6日,中国工人运动的卓越领导者之一,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张浩在延安病逝,党中央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公祭仪式,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徐特立等中央领导人亲自执绋、扶棺,毛泽东更为他题写挽词“忠心为国,虽死犹生”。这样的死后哀荣,是对他一生忠诚的最好纪念。

  张浩在辽宁工作的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两年。但他给辽宁革命史留下的却是深深的一笔,特别是他将监狱当成战场与敌人斗智斗勇的故事。革命岁月里,信仰和忠诚是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经受住考验,我们提供的另外一份档案就清楚地记录着几个叛徒的名字。两相对照,更能让我们感受到张浩的忠诚以及由此传递出的强大的精神力量。

  重建满洲省委却遭叛徒告密

  1930年4月,张浩以全国总工会特派员的身份,被中央派到东北工作。当时正值党组织遭到破坏之际,他多次带人深入皇姑屯车站、奉天兵工厂以及抚顺煤矿等各大矿区,积极恢复和发展党团组织,指导工人运动。自1930年6月张浩任省委书记的新一届满洲省委正式成立起,截至1930年8月,中共满洲省委已下辖沈阳、哈尔滨两个市委,以及抚顺、吉林、延吉、宁安等8个县委。党团支部从原来的30多个增加到180余个。全东北党员数量由3月的206人发展到700多人。

  抚顺的工人运动一直是党组织工作的重点,1930年5月24日,张浩以满洲省委的名义向党中央提出《省委破坏后新省委对于恢复工作和建立工作的情形》的报告,指出“抚顺的工人非常集中,组织性很强,对敌很了解,很便于我们工作。”1930年7月,抚顺工会成立,史料记载,到当年9月,“工会组织已建立起来,会员有100人……建立支部5个,党员的工作都很积极”。

  工人运动迅速发展引起日本侵略者的恐慌。1929年,日本侵略者在抚顺逮捕杨靖宇(时任抚顺特支书记),认为“抚顺拥有众多的华工,仍然是最适合共产主义宣传的好地方”。

  1930年11月9日,张浩化名陈子真,从奉天(今沈阳)坐火车到达抚顺。他用了两天时间,深入矿区了解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没有想到,因为叛徒告密,张浩的行踪从一进入抚顺起就被日本警察盯上了。第二天,张浩乘火车离开抚顺到达深井子车站时,被日本警察逮捕。

  机智应对日本警察审讯,受尽酷刑

  张浩被捕后,声称曾经在上海恒丰纺织厂工作过,并于1930年7月加入中华全国总工会,8月从上海到达奉天,被总部派来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满洲办事处组织员。

  在省档案馆收藏的日本警察署的审讯笔录中,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张浩与审讯者斗智斗勇的过程:

  问:上海的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创办年月日及该组织状况和总部现在的代表者所在地等等,你试说一说。

  答:关于那样的事,我一概不知道。

  问:那么是谁派你来奉天的呢?

  答:派我来的是谁,我也不能告诉你的。

  问:那么满洲办事处的创设年月日及其组织状况到底是怎样的?

  答:我一概不知道。

  ……

  就这样,日本警察反复想证明张浩是中共满洲省委的重要干部,但在张浩的巧妙应对下,他们完全抓不到把柄,于是对他用尽各种酷刑。

  另一份档案显示,日本抚顺警察署高等系主任峰须贺重雄在二战后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他曾交代,“对一个名叫张春山(张浩的另一个化名)的共产党嫌疑人进行审讯,这个人40来岁,遍体是伤,意志非常坚强,丝毫没有透露抚顺党组织的秘密”。

  日本警察最终只好以违反《治安维持法》罪,将张浩引渡给抚顺县公安局。当时的辽宁高等法院以所谓“以危害民国为目的而集会”的罪名,判处张浩有期徒刑五年。

  “监狱是我们的战场”

  判刑后,张浩被关押在奉天第一监狱“信”字号牢房。张浩认为“监狱对于政治犯,如监狱外面一样,是我们的战场”。

  1931年11月9日,满洲省委宣传部部长赵毅敏被捕,也被关押在奉天第一监狱。张浩得知这一消息后,通过牢房中的秘密通道,给赵毅敏递去纸条,鼓励他在狱中坚持斗争。为工作方便,张浩让赵毅敏申请调到“信”字号牢房。可赵毅敏屡次提出要求都被狱方驳回了。张浩心生一计,他将自己平时收集到的有关狱警受贿的内幕消息告诉赵毅敏,让他写呈子,揭发狱警的行为。狱警传递呈子时,看到其中竟然有向上级揭发他们的内容,只好答应把赵毅敏换到“信”字号牢房,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要求赵毅敏不要再写呈子了。

  据赵毅敏回忆,张浩在狱中通过关系得到一本马列著作,爱不释手,每天都坚持学习。每当“遇到问题就递个条子问一问,有了体会就和同志们交流,由于坐牢时间长,这本书到后来都被他翻烂了。”

  1931年9月19日凌晨,也就是“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次日,张浩向监狱中党的干事会提出应当冒险越狱。他估计,日军突然发动进攻,当局一定不知所措,监狱一时间陷入了混乱状态,正是组织越狱的大好时机。但干事会却认为目前情况不明,没有采纳张浩的建议。事后,大家听说当天有一两个钟头的时间是没有警察守大门的,如果采纳了张浩的意见,趁乱越狱,那么他们就可以提前三个月跨出奉天监狱的大门了。

  1932年初,张浩由党组织营救出狱,被再次派往上海,担任全国总工会常委兼海员工会总书记。

  危急时刻见忠诚

  在讲述张浩故事的同时,省档案局(馆)局长许桂清还给记者提供了另外一份档案。

  这是在张浩担任满洲省委书记期间,在1930年9月18日以满洲总行委的名义发给“各特委、各县委转各级党部”的一项通知,大致内容如下:

  总行委决定开除杜兰亭、陈尚哲、何俊夫党籍。杜兰亭和陈尚哲都在辽宁反帝大同盟工作,杜兰亭曾任大同盟党团书记,当年4月他们被捕入狱后,叛党告密,致使多名党团同志被捕,党团组织遭到破坏。何俊夫在1930年担任奉天兵工厂学校教员,当年4月满洲省委机关被破坏后,何俊夫非常惊慌,“不肯担负党的工作,向党要挟大批款项,并捏造谣言,污毁党,破坏党”。

  通知中说:“同志自首叛变,是党内最可耻的表现。背叛阶级,破坏革命组织,是一切革命群众不可饶恕的敌人。贪污、造谣毁党,不做工作,同样是反革命的行动,是革命斗争的党所绝对不容许的。”

  许桂清讲到,1930年3月末,中共满洲省委开展了一些“左”的活动,暴露了党团力量,省委主要领导人被捕,遭到严重破坏。危急时刻,也正是考验一个共产党员的信仰与忠诚之际,有人变节求生,也有人慷慨赴死。杜兰亭与陈尚哲等人刻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而张浩则彰显了他的忠诚。

  张浩1932年出狱后,继续从事革命工作。他曾三次负伤、两次被捕,在敌人的刺刀面前,不改布尔什维克的本色。由于长期忘我工作,积劳成疾,1942年病逝于延安。党中央对他的一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为他举行隆重的公祭仪式,号召全党同志向张浩学习。毛泽东为他题写挽词,正是纪念他一生对党忠诚,初心不改。

  (本文照片由辽宁省档案馆提供)





分享到:
0
一周新闻排行榜
人事任免
公告公示
党史在线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浙江组织工作网

张浩:受尽酷刑 把监狱当作第二战场

2018年07月05日 10:09:16 来源:辽宁日报 高爽

  日本警察对张浩的问讯笔录。

  辽宁高等法院对陈子真的刑事判决书(部分)。

  张浩湖北黄冈人,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最早的工人党员和工人运动领导人之一。 1942年3月,张浩在延安病逝。安葬的那一天,毛主席亲自为他抬棺下葬,并题写挽词:“忠心为国,虽死犹生”。同日,延安《新华日报》发表悼念文章,称张浩同志为职工运动领袖。

  核心提示

  辽宁省档案馆收藏着一份刑事案件资料,是上世纪30年代初的法院庭审笔录和判决书。案件的“主犯”名叫陈子真,起诉书中认为他是“以反革命为目的,组织团体或集会,执行重要事务者”,法院最后判决“有期徒刑五年”。

  陈子真何许人也?他所组织的团体和集会又是什么?这份档案揭开了辽宁革命史上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突显一位共产党员对党、对人民的忠诚和担当。

  开栏语

  6月30日,新时代辽宁精神表述语公布。“长子情怀、忠诚担当、创新实干、奋斗自强”,这是伟大民族精神的生动体现,是辽宁在近百年的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进程中用无数英雄、模范人物的鲜血和汗水凝聚而成的宝贵财富。

  在辽宁省档案馆收藏的大量档案资料中,我们无数次地读到了信念的力量、大爱的胸怀、忘我的精神、进取的锐气,这些正是新时代辽宁精神最初的文化基因。为此,我们特邀辽宁省档案馆的专家推荐了一批最能体现这种精神传承的资料和故事,希望它们能够有助于我们深刻理解新时代辽宁精神,为今天辽宁的发展提供更强大的文化自信,为前行助力。

  推荐语

  他用一生诠释“忠诚担当”

  □许桂清

  1942年3月6日,中国工人运动的卓越领导者之一,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张浩在延安病逝,党中央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公祭仪式,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徐特立等中央领导人亲自执绋、扶棺,毛泽东更为他题写挽词“忠心为国,虽死犹生”。这样的死后哀荣,是对他一生忠诚的最好纪念。

  张浩在辽宁工作的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两年。但他给辽宁革命史留下的却是深深的一笔,特别是他将监狱当成战场与敌人斗智斗勇的故事。革命岁月里,信仰和忠诚是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经受住考验,我们提供的另外一份档案就清楚地记录着几个叛徒的名字。两相对照,更能让我们感受到张浩的忠诚以及由此传递出的强大的精神力量。

  重建满洲省委却遭叛徒告密

  1930年4月,张浩以全国总工会特派员的身份,被中央派到东北工作。当时正值党组织遭到破坏之际,他多次带人深入皇姑屯车站、奉天兵工厂以及抚顺煤矿等各大矿区,积极恢复和发展党团组织,指导工人运动。自1930年6月张浩任省委书记的新一届满洲省委正式成立起,截至1930年8月,中共满洲省委已下辖沈阳、哈尔滨两个市委,以及抚顺、吉林、延吉、宁安等8个县委。党团支部从原来的30多个增加到180余个。全东北党员数量由3月的206人发展到700多人。

  抚顺的工人运动一直是党组织工作的重点,1930年5月24日,张浩以满洲省委的名义向党中央提出《省委破坏后新省委对于恢复工作和建立工作的情形》的报告,指出“抚顺的工人非常集中,组织性很强,对敌很了解,很便于我们工作。”1930年7月,抚顺工会成立,史料记载,到当年9月,“工会组织已建立起来,会员有100人……建立支部5个,党员的工作都很积极”。

  工人运动迅速发展引起日本侵略者的恐慌。1929年,日本侵略者在抚顺逮捕杨靖宇(时任抚顺特支书记),认为“抚顺拥有众多的华工,仍然是最适合共产主义宣传的好地方”。

  1930年11月9日,张浩化名陈子真,从奉天(今沈阳)坐火车到达抚顺。他用了两天时间,深入矿区了解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没有想到,因为叛徒告密,张浩的行踪从一进入抚顺起就被日本警察盯上了。第二天,张浩乘火车离开抚顺到达深井子车站时,被日本警察逮捕。

  机智应对日本警察审讯,受尽酷刑

  张浩被捕后,声称曾经在上海恒丰纺织厂工作过,并于1930年7月加入中华全国总工会,8月从上海到达奉天,被总部派来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满洲办事处组织员。

  在省档案馆收藏的日本警察署的审讯笔录中,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张浩与审讯者斗智斗勇的过程:

  问:上海的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创办年月日及该组织状况和总部现在的代表者所在地等等,你试说一说。

  答:关于那样的事,我一概不知道。

  问:那么是谁派你来奉天的呢?

  答:派我来的是谁,我也不能告诉你的。

  问:那么满洲办事处的创设年月日及其组织状况到底是怎样的?

  答:我一概不知道。

  ……

  就这样,日本警察反复想证明张浩是中共满洲省委的重要干部,但在张浩的巧妙应对下,他们完全抓不到把柄,于是对他用尽各种酷刑。

  另一份档案显示,日本抚顺警察署高等系主任峰须贺重雄在二战后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他曾交代,“对一个名叫张春山(张浩的另一个化名)的共产党嫌疑人进行审讯,这个人40来岁,遍体是伤,意志非常坚强,丝毫没有透露抚顺党组织的秘密”。

  日本警察最终只好以违反《治安维持法》罪,将张浩引渡给抚顺县公安局。当时的辽宁高等法院以所谓“以危害民国为目的而集会”的罪名,判处张浩有期徒刑五年。

  “监狱是我们的战场”

  判刑后,张浩被关押在奉天第一监狱“信”字号牢房。张浩认为“监狱对于政治犯,如监狱外面一样,是我们的战场”。

  1931年11月9日,满洲省委宣传部部长赵毅敏被捕,也被关押在奉天第一监狱。张浩得知这一消息后,通过牢房中的秘密通道,给赵毅敏递去纸条,鼓励他在狱中坚持斗争。为工作方便,张浩让赵毅敏申请调到“信”字号牢房。可赵毅敏屡次提出要求都被狱方驳回了。张浩心生一计,他将自己平时收集到的有关狱警受贿的内幕消息告诉赵毅敏,让他写呈子,揭发狱警的行为。狱警传递呈子时,看到其中竟然有向上级揭发他们的内容,只好答应把赵毅敏换到“信”字号牢房,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要求赵毅敏不要再写呈子了。

  据赵毅敏回忆,张浩在狱中通过关系得到一本马列著作,爱不释手,每天都坚持学习。每当“遇到问题就递个条子问一问,有了体会就和同志们交流,由于坐牢时间长,这本书到后来都被他翻烂了。”

  1931年9月19日凌晨,也就是“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次日,张浩向监狱中党的干事会提出应当冒险越狱。他估计,日军突然发动进攻,当局一定不知所措,监狱一时间陷入了混乱状态,正是组织越狱的大好时机。但干事会却认为目前情况不明,没有采纳张浩的建议。事后,大家听说当天有一两个钟头的时间是没有警察守大门的,如果采纳了张浩的意见,趁乱越狱,那么他们就可以提前三个月跨出奉天监狱的大门了。

  1932年初,张浩由党组织营救出狱,被再次派往上海,担任全国总工会常委兼海员工会总书记。

  危急时刻见忠诚

  在讲述张浩故事的同时,省档案局(馆)局长许桂清还给记者提供了另外一份档案。

  这是在张浩担任满洲省委书记期间,在1930年9月18日以满洲总行委的名义发给“各特委、各县委转各级党部”的一项通知,大致内容如下:

  总行委决定开除杜兰亭、陈尚哲、何俊夫党籍。杜兰亭和陈尚哲都在辽宁反帝大同盟工作,杜兰亭曾任大同盟党团书记,当年4月他们被捕入狱后,叛党告密,致使多名党团同志被捕,党团组织遭到破坏。何俊夫在1930年担任奉天兵工厂学校教员,当年4月满洲省委机关被破坏后,何俊夫非常惊慌,“不肯担负党的工作,向党要挟大批款项,并捏造谣言,污毁党,破坏党”。

  通知中说:“同志自首叛变,是党内最可耻的表现。背叛阶级,破坏革命组织,是一切革命群众不可饶恕的敌人。贪污、造谣毁党,不做工作,同样是反革命的行动,是革命斗争的党所绝对不容许的。”

  许桂清讲到,1930年3月末,中共满洲省委开展了一些“左”的活动,暴露了党团力量,省委主要领导人被捕,遭到严重破坏。危急时刻,也正是考验一个共产党员的信仰与忠诚之际,有人变节求生,也有人慷慨赴死。杜兰亭与陈尚哲等人刻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而张浩则彰显了他的忠诚。

  张浩1932年出狱后,继续从事革命工作。他曾三次负伤、两次被捕,在敌人的刺刀面前,不改布尔什维克的本色。由于长期忘我工作,积劳成疾,1942年病逝于延安。党中央对他的一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为他举行隆重的公祭仪式,号召全党同志向张浩学习。毛泽东为他题写挽词,正是纪念他一生对党忠诚,初心不改。

  (本文照片由辽宁省档案馆提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