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地市动态

嵊泗东海社区调动多方力量参与基层治理

2014年11月15日 10:37:43 来源:浙江日报 记者 包璇漪 县委报道组 刘婧 通讯员 仲彦瑾

  为什么政府投入越来越多、服务越来越细,居民的满意度却没能随之提升?这是许多基层干部的困惑。社会资源的引入和配置,怎样才能在社区实现效益最大化?这也是许多社区干部努力求解的难题。

  在嵊泗县菜园镇东海社区,一场对社区民生事务进行私事、小事、大事“三事分流”的试点工作正在推行。试点一年来,社区干部的委屈没了,社区义工的积极性高了,社区居民的烦心事少了,老旧社区的面貌焕然一新。

  东海社区的诀窍在哪儿?记者前往嵊泗一探究竟。

  三事分流,责任分明

  一切,都要从社区干部的委屈说起。

  嵊泗有句俗话,叫“三块糠钿”,形容当地一些子女给老人的赡养费,往往只有50元、100元,却习惯于叫老人伸手要低保。遇到台风天避灾,社区和街道干部忙着背老人转移,可老人的子女却缩着手在一边看。还有居民家门口的保洁,政府出钱雇人打扫,可清洁工前脚清扫,后脚就有居民乱扔垃圾了。

  东海社区党总支书记毛军红说:“总这样,社区干部难免觉得憋屈。我总觉得,居民自己的事还是要自己管,不能桩桩件件都靠政府来解决。”嵊泗县委组织部长邵雷也认为,这一情况已成为基层的普遍问题,政府服务应有边界,社会事务需要引导群众参与,只有社区群众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到民生事务的管理中,矛盾才能化解。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东海社区对民生事务进行界定区分,试点实行“三事分流”制度。根据责任对象的不同,把民生事务分成大事、小事、私事3类,大事政府部门来办,小事社区与居民商量着办,私事居民自己来办。通过群众参与的责任机制,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基层治理模式。

  走访群众后,东海社区的干部和网格管理员把各种民生诉求登记造册,然后通过召开家园理事会,进行大事、小事、私事的分门别类,记入“三事归类单”,根据问题定性确定责任人,直至问题解决。

  民生事务定性,到底谁说了算?“我们充分听取群众意见,把决定权交给居民。”毛军红说。

  东海社区首先在7个网格内征求群众意见,每个网格推选出3名群众代表,由他们担任家园理事会成员,与社区干部一起讨论界定民生事务性质。今年3月,对理事会成员走访群众搜集来的83个民生诉求,21个家园理事会成员参与了分类甄别。

  大事小事,群众定性

  且看家园理事会如何定性。

  居民丁菊炎提出,他家住房破旧,要求政府帮助修理。“这该是丁菊炎的私事,而且,丁家成员身体健康,没有不能自己修理的难处。”家园理事会对此事界定性质后,告知丁菊炎并进行了解释。

  “能不能每月25日派人来我家,帮我量血压?”居民李松平提出。家园理事会认为,这也是李松平的私事,但社区内有一支金色港湾义工队,他们在每月25日会定期到独居和空巢老人家中上门服务,可将李松平的要求告诉义工队,由义工队帮忙。

  “东侧角弄11号进口处一直没有路灯,我们出入不方便。”家园理事会上,此事被定性为社区和居民商量着解决的“小事”,由网格员和家园理事会成员出面宣传沟通。最终有居民表示,愿意在自家门口安装路灯,方便大家出行。为防止路灯吸引蚊虫,在安装路灯的同时,社区贴心地为这户居民家安装了面街的纱窗。

  有时候,一些“小事”也会变成“大事”。居民潘月娥反映,邻居金亚芬想要将屋檐下的一块地方围成一个小房间,影响到她家。家园理事会定性为“小事”,由社区出面协调解决。可社区第二网格人员到场后发现,这可能属违法搭建,事情升格为“大事”。社区干部请来城管人员。听城管人员说搭建的确违法,金家终于作罢。

  对需要政府部门解决的“大事”,由社区牵头,召开多方联席会议解决。5月30日,首次联席会议召开,会议由社区书记召集,乡镇派干部参加,义工团队负责人出席,当事人和县级相关部门负责人面对面。对居民提出40件的“大事”,社区协调了相关14个部门与会。有居民代表提出,快速公交站点应当调整,因社区东侧人口更为集中。县交通局局长钱海彬当面答复,交通部门已有规划,此事年底就会解决。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东海社区是嵊泗县城老旧小区,许多楼布局分散,没有物业公司,是社区管理最为头疼的“散楼”。社区户籍在册人口4000多人,有6000多人居住在此,出租户就有300多户。同时,街道狭窄,基础设施条件差。可是如今走在东海社区,你会发现,楼房虽老旧,但整齐干净;巷弄虽狭窄,但秩序井然;小区虽已进入老龄社会,但银发族的笑容随处可见。

  社区里有80多家养犬户,因养犬引起各类争端,需社区协调的“小事”不断。社区决定当做一件“大事”办,并主要依靠群众自我管理。9月10日,东海社区成立养犬自治协会,养犬户选举出5名协会骨干,研究出台了《东海社区居民宠物豢养自治公约》,要求养犬户“携犬出行时,对大型和烈性犬使用口罩、束犬链等;犬伤害他人后,主人必须主动道歉,立即把伤者送往医院诊治,并先行垫付费用……”

  邵雷认为,东海社区试点是见成效的。老百姓明确了自己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社区干部减压,可以依靠的力量更多;政府发动基层自我管理,维稳压力减少;培育了社会组织,形成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和谐氛围。

  私事、小事和大事是否可以梳理出具体事项,比照严格分类?毛军红认为,“三事分流”不能“一刀切”。“比如说家中的电灯坏了,如果是普通居民家庭,这就是私事要自己解决,可如果是独居和孤寡老人,这就是需要社区出面解决的事。”

  如今在东海社区,有13支义工队伍,义工人数达300多人,这是社区诸事得以和谐解决的骨干力量。毛军红说:“义工组织各类活动,社区会给予大力支持,这也促进了他们更好地服务社区、回报社会。”

  东侧角中弄居民陈松定,刚刚把自家拥有产权证的房屋一角拆进去30厘米,为狭窄的道路清障,为山上居民让路。毛军红介绍,因为陈松定家庭困难,社区曾为他申请了低保待遇,为了解决他家的债务纠纷,社区干部曾多次登门促使矛盾化解。“所以这一次,陈松定主动拆房。”

  据悉,东海社区的“三事分流”机制,下一步将首先在嵊泗县8个城市社区进行推广。




分享到:
0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53157号-5

浙江组织工作网

嵊泗东海社区调动多方力量参与基层治理

2014年11月15日 10:37:43 来源:浙江日报 记者 包璇漪 县委报道组 刘婧 通讯员 仲彦瑾

  为什么政府投入越来越多、服务越来越细,居民的满意度却没能随之提升?这是许多基层干部的困惑。社会资源的引入和配置,怎样才能在社区实现效益最大化?这也是许多社区干部努力求解的难题。

  在嵊泗县菜园镇东海社区,一场对社区民生事务进行私事、小事、大事“三事分流”的试点工作正在推行。试点一年来,社区干部的委屈没了,社区义工的积极性高了,社区居民的烦心事少了,老旧社区的面貌焕然一新。

  东海社区的诀窍在哪儿?记者前往嵊泗一探究竟。

  三事分流,责任分明

  一切,都要从社区干部的委屈说起。

  嵊泗有句俗话,叫“三块糠钿”,形容当地一些子女给老人的赡养费,往往只有50元、100元,却习惯于叫老人伸手要低保。遇到台风天避灾,社区和街道干部忙着背老人转移,可老人的子女却缩着手在一边看。还有居民家门口的保洁,政府出钱雇人打扫,可清洁工前脚清扫,后脚就有居民乱扔垃圾了。

  东海社区党总支书记毛军红说:“总这样,社区干部难免觉得憋屈。我总觉得,居民自己的事还是要自己管,不能桩桩件件都靠政府来解决。”嵊泗县委组织部长邵雷也认为,这一情况已成为基层的普遍问题,政府服务应有边界,社会事务需要引导群众参与,只有社区群众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到民生事务的管理中,矛盾才能化解。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东海社区对民生事务进行界定区分,试点实行“三事分流”制度。根据责任对象的不同,把民生事务分成大事、小事、私事3类,大事政府部门来办,小事社区与居民商量着办,私事居民自己来办。通过群众参与的责任机制,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基层治理模式。

  走访群众后,东海社区的干部和网格管理员把各种民生诉求登记造册,然后通过召开家园理事会,进行大事、小事、私事的分门别类,记入“三事归类单”,根据问题定性确定责任人,直至问题解决。

  民生事务定性,到底谁说了算?“我们充分听取群众意见,把决定权交给居民。”毛军红说。

  东海社区首先在7个网格内征求群众意见,每个网格推选出3名群众代表,由他们担任家园理事会成员,与社区干部一起讨论界定民生事务性质。今年3月,对理事会成员走访群众搜集来的83个民生诉求,21个家园理事会成员参与了分类甄别。

  大事小事,群众定性

  且看家园理事会如何定性。

  居民丁菊炎提出,他家住房破旧,要求政府帮助修理。“这该是丁菊炎的私事,而且,丁家成员身体健康,没有不能自己修理的难处。”家园理事会对此事界定性质后,告知丁菊炎并进行了解释。

  “能不能每月25日派人来我家,帮我量血压?”居民李松平提出。家园理事会认为,这也是李松平的私事,但社区内有一支金色港湾义工队,他们在每月25日会定期到独居和空巢老人家中上门服务,可将李松平的要求告诉义工队,由义工队帮忙。

  “东侧角弄11号进口处一直没有路灯,我们出入不方便。”家园理事会上,此事被定性为社区和居民商量着解决的“小事”,由网格员和家园理事会成员出面宣传沟通。最终有居民表示,愿意在自家门口安装路灯,方便大家出行。为防止路灯吸引蚊虫,在安装路灯的同时,社区贴心地为这户居民家安装了面街的纱窗。

  有时候,一些“小事”也会变成“大事”。居民潘月娥反映,邻居金亚芬想要将屋檐下的一块地方围成一个小房间,影响到她家。家园理事会定性为“小事”,由社区出面协调解决。可社区第二网格人员到场后发现,这可能属违法搭建,事情升格为“大事”。社区干部请来城管人员。听城管人员说搭建的确违法,金家终于作罢。

  对需要政府部门解决的“大事”,由社区牵头,召开多方联席会议解决。5月30日,首次联席会议召开,会议由社区书记召集,乡镇派干部参加,义工团队负责人出席,当事人和县级相关部门负责人面对面。对居民提出40件的“大事”,社区协调了相关14个部门与会。有居民代表提出,快速公交站点应当调整,因社区东侧人口更为集中。县交通局局长钱海彬当面答复,交通部门已有规划,此事年底就会解决。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东海社区是嵊泗县城老旧小区,许多楼布局分散,没有物业公司,是社区管理最为头疼的“散楼”。社区户籍在册人口4000多人,有6000多人居住在此,出租户就有300多户。同时,街道狭窄,基础设施条件差。可是如今走在东海社区,你会发现,楼房虽老旧,但整齐干净;巷弄虽狭窄,但秩序井然;小区虽已进入老龄社会,但银发族的笑容随处可见。

  社区里有80多家养犬户,因养犬引起各类争端,需社区协调的“小事”不断。社区决定当做一件“大事”办,并主要依靠群众自我管理。9月10日,东海社区成立养犬自治协会,养犬户选举出5名协会骨干,研究出台了《东海社区居民宠物豢养自治公约》,要求养犬户“携犬出行时,对大型和烈性犬使用口罩、束犬链等;犬伤害他人后,主人必须主动道歉,立即把伤者送往医院诊治,并先行垫付费用……”

  邵雷认为,东海社区试点是见成效的。老百姓明确了自己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社区干部减压,可以依靠的力量更多;政府发动基层自我管理,维稳压力减少;培育了社会组织,形成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和谐氛围。

  私事、小事和大事是否可以梳理出具体事项,比照严格分类?毛军红认为,“三事分流”不能“一刀切”。“比如说家中的电灯坏了,如果是普通居民家庭,这就是私事要自己解决,可如果是独居和孤寡老人,这就是需要社区出面解决的事。”

  如今在东海社区,有13支义工队伍,义工人数达300多人,这是社区诸事得以和谐解决的骨干力量。毛军红说:“义工组织各类活动,社区会给予大力支持,这也促进了他们更好地服务社区、回报社会。”

  东侧角中弄居民陈松定,刚刚把自家拥有产权证的房屋一角拆进去30厘米,为狭窄的道路清障,为山上居民让路。毛军红介绍,因为陈松定家庭困难,社区曾为他申请了低保待遇,为了解决他家的债务纠纷,社区干部曾多次登门促使矛盾化解。“所以这一次,陈松定主动拆房。”

  据悉,东海社区的“三事分流”机制,下一步将首先在嵊泗县8个城市社区进行推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